默认分类

我是学员 | Annabell:可遇不可求的soul mate

Annabell

原学校:华师附中


 

  • 关于TA

从一名老师的角度来看,Annabell称得上是那种“可遇不可求”的soul mate型学生。除了学术上的优秀,她还具备思想上的深刻,情怀上的宽广。除了是我的“老乡”,她还跟我一样对性别研究有着浓厚兴趣,对文化刻板印象建构起来的种种不公打抱不平。温暖、热情而又偶尔“逗x”,这就是我眼中的“表姐”。


Q:你心目中,华师附中是一所怎么样的学校?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后来者说?
华附是一个一开始我非常向往地方,因为它在中考报考的时候,带来了一个小小的挑战,也在中考出分后,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。后来,我会害怕,会疲惫,因为这里的人很强很棒,你永远做不了所谓的“最优秀”的那一个,有段时间我会在那种自卑(就是感觉自己一事无成)中无法自拔,并且非常悲观。到现在,其实还是很累,周围的人还是很强,但是我慢慢地会在挫败中调整。实际上现在在华附很幸福嗯。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转去AP(注:Annabell将在秋季转学HFI),落下的这一年值不值得,我会说,没有华附就没有现在的我,我不会后悔,而且会永远铭记。
学习压力说不大是假的。这里的尖子基本上都是靠分数招来的,所以一开始我的心理负担是比较大。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在分数仍然为主流的评价标准的时候,很难去忽略它。而跟外人说起华附,得到的回应大概也是“哇噻都是学霸”之类的。只是华附学生的魅力真的不完全在成绩。在一个有很多活动的学校,想要真正“优秀”真的不简单。到处都是如云的高手,在每个领域每个方面,都有很了不起的人。我所收获的,可能就是在和这些不同的人的接触中,学会了对美的感知,对梦想的思考,然后慢慢发现自己希望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。
然后是华附人的气质。华附的人有点“傲气”。起码我是这样想的。穿着那件一点都不好看的校服,但走在街上,时不时也会有种耀武扬威的感觉。老师也不停地在强调“附中的学生应该是怎样怎样的……”但同时也起着一个监督自己的作用吧。
收获最大的当然是社团啦【嘘】,虽然真的没想过读传媒什么的,但对纸张的衷情让我加入了info杂志社。作为一枚文编,其实我的文笔并不好,我以前也不是那种写文章写很多,以文字为乐趣的人(因为懒)。而后我也发现,一个媒体人所需要的素质是综合的,不管是你对事件的态度、人际交往的习惯方式等等的认知,都很重要。而当我成为社长,一种大局观也很重要,我也不再是那个只渴望看到自己文章被印在杂志上的人了。这整个过程中,因为需要采访,我认识了很多各行各业的人,透过他们看这个世界也是很奇妙的,既然你不能经历全部模样的人生,何不听听它们的故事?再者是认识了一群癫狂的平面媒体伙伴= =,文字在媒体中是很实的东西,与它相比,排版、美工、图片摄影显得更加自由,也更有直接的视觉美感,认识他们,也算是认识了美的不同形式吧。
对后来者,我想说,华附是一个让你麻雀变凤凰的地方。不只是《窈窕淑女》里那种简单的言谈举止的变化,还有你内心里对自我实现的要求和对理想的追求。【来华附记得买杂志呀!】


Q:想好大学要读什么专业了吗?为什么对这个专业情有独钟?
其实并没有完全想好……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社会学。
我记得我第一次和我妈说我想读社会学的时候,她歇斯底里地发出了一声“啊!”。我很清楚她想我读理科或者是商科,那些所谓“以后机会很多”的学科。我很同意她关于“理科能锻炼你的思维能力”这个观点,因为其实我一向觉得逻辑思维是很重要的,不管是在哪一个科目哪一个问题上。但我不能接受“去国外读文科很浪费”的观点。这也让我想起了我求学的目的。“知识在哪里都一样”,这是Steven跟我讲的。出国不是根本目的,它只是一个手段,让我变得可能会更优秀的手段。母亲和父亲都有提到在中国读社会学的优势,但我仍然觉得,我去国外学习更多的是学一个国外的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。至于其中文科理科的区别,我会觉得,社会学的科学性,就是像自然科学那样的科学性和精确性。不会因为它是一个偏人文的学科,而丧失了其中的科学和逻辑。实际上它是一个比较综合性的学科。而不少人对文理的偏见我也不是很同意的。
至于为什么喜欢这个学科嘛……
首先是因为我对性别这方面的兴趣,这样的兴趣让我开始喜欢看这方面研究的书。里面清晰的数据和分析的假设、方法让我很着迷。研究的对象其实都离我们很近,但我从来没有用一种学术的、理论的角度去看待它们,这种新的角度很客观,从而我更能走出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方式。第二个是上述提到的,它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学科。其实文理分科这种东西,虽然我不用经历,但作为一个学生,我仍然觉得无论舍弃哪一方都是很可惜的,而社会学是一个涵盖很多内容的一个学科,从方法到对象,都不是单一的,也算是在无法做出“文”“理”选择时的一种平衡。


Q:在丹丹人文英语学习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
很自由吧。有什么都可以说。
老师都很nice,都是第一节课有点小严肃、小矜持,到后面?hhhhhh形象全无。
课程嘛,肯定是更喜欢人文课啊,真的感觉“整片天都被打开了”。至于准备考试的课程,作为一个比较喜欢偷懒的人,自然不会特别喜欢。所幸老师都很喜欢扯蛋(这时候人文素质就体现出来了),课间就会扯些比较喜欢听的东西。
同学们都非常非常友好,而且很容易出现“认亲”的情况,而且大家很喜欢跑偏,超级欢乐。


Q:除了分数的提高之外,你觉得丹丹人文英语的人文理念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?或者人文知识如何帮助到你?
我想到的第一个必须是Carpe Diem。从上西方哲学史的hedonism开始,到后来看了死亡诗社,会更加清楚自己想干什么,干什么是有意义的,干什么是“青春的”(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褒义词)。而这其中的有意义,不只是考一个好成绩以后有份好工作这样目的的有意义,更多的是过程和结果都有意义,都对我来说有价值。比如说我会去学声乐——尽管艺考跟我八竿子打不着;我会在学校的杂志社担任主编——尽管我从没有想过往传媒方向发展……总而言之就是对功利性的东西都很不服气。然后会在不少人匪夷所思的目光中干各种各样的事情。
课业成绩真的是逃也逃不过的……承接上文的那种很浪的思想,学会去纯粹地去喜欢一个学科,理解这个学科内部精妙的结构,而不仅仅是应试。这种热爱,多少回给成绩一点回馈,不过成绩不是我的目的,而是我求知的附加值。
然后是喜欢对不同的东西进行类比吧,最后得出一个比较概括性的结论。
还有,对很多事物的想法会不一样。总体来讲就是:对大家习惯了的事情保持新奇、不习以为常,对人们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感到平常。这样看这个世界真的很有趣。
还有就是有一天突然发了神经觉得“自己好幸福呀”,然后就陷入了每天都很活泼可爱的不归路。不过觉得幸福总不是坏事啊。买一束花、逛一圈大剧院、走出宿舍太阳打在脸上……都觉得幸福到飞起。
最后,顺便树立了爱情观,因为丹丹真是个情感专家!


Q:有没有哪位老师、或者哪节课、或者哪个moment让你印象深刻?
两个老师。
丹丹老师。我不知道丹丹老师是不是很希望和学生有非常平等的关系,但下意识里我还是有点,额,怎么说,敬畏?大概还是因为传统师生关系的影响?
其实我是个有点自卑的人,但是丹丹老师对我有着在我看来挺高的评价。可能是虚荣,但更大一部分是我觉得自己得到了肯定,从而我对自己有了更真实也更客观的了解(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,我会尽量地去分析自己)。而我也很感动——能够成为她笔下一篇文章的主角,两次看到的文章都是在自己比较不开心的时候,然后觉得这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够一定程度上的理解我,有一个人曾经为我的行为而感慨,而我也让她可能有了些琐碎的幸福感——这也是我的幸福感的来源。
然后是另一个王老师……Ethan(姑且为我的男神~)
他说过的一句话很适合描述他对我的影响:“我完全把她点燃了。”的确是这样子的。
从他讲“I am a feminist”开始,我对于性别对于平等就有了一定的意识。并且对“女权主义”“女性主义”这些东西有了接触(我也很庆幸我生长在一个有点隐形女性主义的家庭里,就是大家不会去刻意说这个,但没有重男轻女的问题)。他提到的很多日常的现象透露出来的男权社会的影子,让我开始关注这个发生频率极高的事情,包括一些用语用词,包括一些男性女性stereotype的观点,又包括下意识里觉得男性身份高于女性身份的现象表达……除了对这个问题本身的关注,也引导我对其他问题也抱有这样的态度——也就是上述提到的“对习惯的事情不习以为常”。
更深入的影响是在上托福时他扯扯淡的时候,关于跨性别者、变性人的问题(还有他超内涵的桌面图片~),将心理性别、生理性别、性取向三者独立开来真的是一个新的角度,以前从未想过;而他借给我的书里关于推翻性别二元论的看法,也让我对性别这种本以为是“本质”的东西有了新的看法。同样这种观点也引申到了看待其他事物的角度中去。

 

上一篇
下一篇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906号高科大厦A座2808室